小伙盗窃成逃犯遇民警入户调查 他说不出自己身

    西安新闻网讯(西安晚报记者 张志杰 通讯员 李兴文)遇见民警入户调查,他居然说不出自己的身份证号码;两次报出生日期,结果相差甚远;谎称去拿户口本,他却伺机夺路而逃……一番惊心动魄的“追逃”之后,他被民警死死地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前两天,公安临潼分局马额派出所民警何英坤、任超和辅警杨喜平一起,到辖区穆寨街办穆寨村进行“一标三实”走访。中午1点多,在田丰组一户人家,一个自称“王华”的小伙子引起民警们的怀疑:这人居然报不出自己的身份证号,问他出生日期,他也一会儿一变。

    和民警一照面,王华就眼神躲闪,两只手老在摸衣角。何英坤注意到,眼前这个瘦高的小伙子眼神在往门口瞄。“我的身份证在摩托车斗里,我这就去取。”小伙子往门口走时,何英坤马上与两位同事交换眼神儿,三人呈品字型防御阵形试图包围住王华。但王华已抢先一步迈出门,绕到停在门口的摩托车后边,突然一把将摩托车推倒。就在民警们躲避摩托车时,王华撒腿开跑。“站住!”三人在后面紧紧追赶。

    26岁的何英坤毕业于公安大学外事管理专业,一参加工作就在马额派出所当上了“乡警”。王华跑出十几米后,突然跳下一道两米多深的土棱;紧随其后的何英坤追到跟前,想都没想,也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穆寨村地处山区,耕地多在山坡,类似于梯田,一层土棱之下,还是土棱。仗着地形熟悉,王华绕开围着铁丝网的一块林地,狂奔一百多米,又到了一个土棱跟前。 这时,王华犹豫了一下,回头瞅了一眼马上追到的何英坤,猛地跳了下去。何英坤追到土棱跟前,往下一看,也有点犹豫。这道土棱足有四米多深,下面还长满了枣刺之类的灌木。从这么高往下跳,就是玩命了。可是,眼瞅着王华爬起来又要开跑,何英坤一闭眼也就跳了下去。等他爬起来继续追赶时,发现任超、杨喜平二人也“卟嗵、卟嗵”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阴雨连绵,山里的土壤变得松软,从那么高的土棱上跳下来,大家竟然没事儿。“任哥,左边截住他!”不顾枣刺划破手背的痛疼,何英坤死死地咬住王华在追。这时,他已经注意到,地畔唯一的一条生产路,在左边。听到他的喊声,王华不敢再往左边跑。于是,他的眼前,就只剩下另一道土棱。到了跟前,王华又跳了下去;何英坤这回也没犹豫,紧跟着也跳了下去。这个土棱,也有四米多深。

    和前面一个长满灌木的土棱地不同,这块土棱下面全是泥巴。因为常下乡工作,何英坤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的跑步鞋。等好容易拔出脚来,他的一双鞋全都留在了泥里。穿着袜子在泥里跑,倒应了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”那句老话,他脚下比只剩左脚上还有一只鞋的王华阻力更小。距离缩小到一米远的时候,仗着一米八八的身高和壮实的身体,何英坤猛得从身后跃起,将王华扑倒在地。接下来,俩人开始在泥里翻滚。担心王华身上有刀子,何英坤把他两条胳膊死死抱住,又用双腿把他的两条腿夹住。王华还在拼命挣脱时,任超二人已经赶到,帮着何英坤用皮带将他捆了。

    10月19日记者了解到,“王华”姓穆,民警去的正是他的家。5年前,年仅20岁的穆某在长武县亭口镇拦路抢劫,落网后被判刑3年零2个月。出狱不久,他伙同本村另外两个小伙,跑到镇安县永乐镇,盗窃了一家综合批发部价值6万余元的现金及香烟。同伙早被判了刑,他却逃之夭夭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